惠誉:波动性将继续推动金属价格走低-世界上最深的湖泊是

发表时间:2020年03月30日 13:34:09内容来源:惠誉:波动性将继续推动金属价格走低

来自:惠誉:波动性将继续推动金属价格走低文章地址:http://about.hotcyjy.com/fence/03272122.html

惠誉:波动性将继续推动金属价格走低

截至3月20日,中国的铁矿石库存降至1.103亿吨,1月3日为1.166亿吨。

此外,英美资源集团(Anglo American)宣布,将把Quellaveco铜矿项目的建设放缓15天。

其次,尽管该机构将中国2020年实际国内生产总值(GDP)同比增长预测从此前的4.2%下调至2.6%,但其国家风险小组认为,今年的刺激力度将大于2018年或2019年。

原标题:惠誉:波动性将继续推动金属价格走低

据该机构称,市场尚未消化这一供应问题。

惠誉还进一步表示,其当前价格预测的下行风险主要是下行风险,主要风险是全球金属需求下降到如此程度,由于主要经济体收缩,中国需求的增长无法抵消全球损失。

该机构指出,今年伊始,随着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的签署,金属价格走势强劲。但1月中旬,Covid-19的消息传出,金属价格随之下跌。

此外,惠誉评论称,基本面较弱的金属预计价格复苏将会放缓,与黑色金属相比,特别是基本面较弱的有色金属,未来几个月预计将出现较大的价格疲软。

尽管中国经济已开始恢复正常,但该机构认为,投资者对中国以外全球需求的担忧,将在今年第二季度继续对金属价格构成压力。

该机构指出:“尽管在大流行期间没有赢家,但自1月份Covid-19的消息传出以来,黑色金属价格相对比有色金属价格仍更具弹性,部分原因是供应问题,部分原因是投资者对中国基础设施项目的需求增强持乐观态度。”

自1月份有关Covid-19的消息传出以来,铜、锡、锌和镍的价格分别下跌了22.2%、22.0%、21.4%和21.1%。铅和铝的价格分别下跌了17.4%和14.2%。

此外,尽管基本面更为强劲,但铜价受创最为严重,因为它是全球经济健康状况的晴雨表。

尽管中国的封锁正在解除,但中国以外地区的经济增长仍然停滞不前。

“还有一种风险,即我们目前预期的来自中国的刺激水平无法转化为实际的金属需求,这将导致价格进一步走低,特别是铁矿石和钢铁价格,与其他金属相比,由于投资者对中国强劲反弹的预期及其对中国的沉重负担,这些金属仍具有弹性。”

尽管金属价格在2月份有所企稳,但惠誉遗憾地表示,3月份出现了另一次暴跌,同时金融市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,导致金属价格普遍跌至多年支撑水平以下,并跌至2015/16年价格暴跌以来的最低点。

研究机构惠誉解决方案(Fitch Solutions)预计,未来几周,金属价格的波动性将继续加剧,主要是由于在广泛蔓延的Covid-19疫情影响下,投资者情绪悲观。

截至3月25日,中国国内螺纹钢与热轧薄板之间的价差已升至40美元/吨,而1月2日仅为14美元/吨。

该机构还修订了对主要经济体的增长预测,现在预计美国、德国和欧元区经济体今年将出现收缩。

至于钢铁,目前中国钢铁企业的开工率仅为50%左右,甚至更低,随着建筑用钢筋的生产变得更有意义,钢铁产品的生产可能会面临长时间的中断。

惠誉预计,这一趋势今年将继续下去,到撰写本文时,铁矿石和钢铁价格分别徘徊在83美元/吨和541美元/吨附近,自2019年12月分别达到85美元/吨和565美元/吨的平均水平以来,虽然表现疲软,但并没有崩盘。

惠誉表示:“我们还认为,市场对今年需求下降的预期可能超出了必要水平。”

考虑到这一点,该研究公司表示,随着全球各国政府采取措施遏制Covid-19的蔓延,今年第二季度价格将保持低迷,并有进一步下跌的风险。

摘要:

首先,越来越多的海外矿商宣布停产,暂停运营,并撤回2020年的供应指导,惠誉表示,“随着运营的停止,这将导致今年晚些时候市场的紧缩”。

鉴于Covid-19,惠誉解决方案目前预计2020年将出现全球经济衰退,全球经济同比增长0.8%,今年将面临进一步的下行风险。

尽管如此,惠誉对金属价格的预测仍显示,它对2020年金属价格的预测普遍低于2019年的平均水平,但略高于现货价格。(英文来源:miningweekly.com)

不过,该机构坚持认为,金属价格将在今年下半年略有回升,尽管更接近第四季度,原因有两个。

在淡水河谷下调了此前发布的第一季度铁矿石产量预期之后,澳大利亚的季节性潮湿天气提振了铁矿石价格。

然而,自(尤其是美国)宣布经济刺激措施以来,铜价在过去两天有所企稳。

惠誉:波动性将继续推动金属价格走低

据外媒报道,研究机构惠誉解决方案(Fitch Solutions)预计,未来几周,金属价格的波动性将继续加剧,主要是由于在广泛蔓延的Covid-19疫情影响下,投资者情绪悲观。

与铜一样,镍的基本面依然吃紧,特别是印尼自今年初起禁止镍出口,而中国不锈钢行业的需求将在2020年下半年回升。

与此同时,惠誉说,铁矿石和钢铁仍具有弹性,表现优于其他金属。

Covid-19的情况及其对航空运输的影响也使铁矿石面临最大的供应风险,因为全球60%的海运铁矿石产自皮尔巴拉(Pilbara)地区。皮尔巴拉是西澳大利亚州的一个偏远地区,从该州首府珀斯(Perth)起飞需要两个小时的航程。

与此同时,全球镍库存与历史标准相比仍处于低位,惠誉目前预计,2020年全球镍市场仍将处于赤字状态。

例如,秘鲁最近实施了为期15天的紧急隔离措施。2019年生产45.3万吨铜的Cerro Verde矿运营商自由港麦克默伦公司(Freeport McMoRan)在公告发布后于3月16日对该矿进行了维护和保养。

尽管铝的跌幅小于铜,但惠誉认为,与铝相比,铜在下半年出现复苏的可能性更大,考虑到后者今年将出现历史性的全球需求疲弱,即使不考虑Covid-19的影响,市场供应过剩也在扩大。

该机构表示,这可能会通过增加建筑活动或扩大汽车或消费电子产品的制造活动,转化为金属需求的复苏,具体取决于刺激计划的目标,从而抵消2020年上半年的需求损失,并在下半年之前为价格设定底部。